最新消息 關於手機監聽 連絡我們 服務項目 服務流程 貼心叮嚀 線上諮詢 客戶留言
手機監聽消息
(發佈時間:2019-07-15 14:57:26)

同志也該受到尊重

有些人在偕同徵信社調查外遇並且抓姦以後,發現伴侶偷吃的對象竟是同性的第三者,行為反應會相當激烈,認為出現同性第三者比異性第三者更感覺屈辱,覺得另一伴是為了讓自己難堪才找上同性第三者,也有些人會認為,另一伴本來就是同性戀就不該欺騙自己,戀愛還有結婚甚至生孩子,都好像是一種利用,但是卻沒有人想過,如果不是遭受到迫害,誰這麼無聊去花這麼多的心思騙一個不愛的人戀愛、結婚、生子?這些也是提倡同性婚姻平權提出的其中一項。

近幾年來,已有大批同性戀者為自己走上街頭,爭取自主權益,勇敢承認自己的性向,不再隱瞞與躲藏,同性戀伴侶登記跟同性婚姻平權的話題被吵得沸沸揚揚,有許多躲在婚姻保護色背後的同性戀者也終於勇敢站出來,如果同性婚姻平權修法通過,他們也不必再委屈自己背負騙婚的罪名,與自己不愛的人組家庭,異性戀婚姻至少可以確保同性第三者出現的機率大大降低。

同性婚姻平權修法通過以後,同性戀幾乎等同於獲得一種解脫,也能夠受到尊重,可以像所有異性戀者一樣談戀愛、與自己所愛的人共處家庭,給予伴侶忠誠與照顧的承諾,異性戀之間的同性第三者會減少,騙婚機率也會更低,幾乎有好無壞。

 

減少第三者是同志的機率

在過去的傳統社會裡,因為刻板印象還有宗教信仰的影響,同性戀幾乎是外星人般的存在,因為與眾不同,所以被視作病態、變異,然後遭到異樣眼光歧視、霸凌,所以有相當多同性戀者,害怕被發現、被欺負、被霸凌,甚至害怕會因此有家歸不得、被逐出家門,只能努力的隱藏自己的性向,盡可能扮演一個「正常人」的角色,即使到現在這個幾乎是性解放的年代,也都還有家人不能接受、無法認同所以不敢出櫃的同性戀者,為了給家裡的長輩一的交代,就和異性談戀愛、結婚生子,只敢偷偷的,在私底下和真心相愛的同性第三者幽會。

有相當多的異性戀元配,在委託徵信社做外遇調查並且抓姦以後,竟然發現和配偶偷歡的居然是同性第三者,於是深深感到被欺騙、背叛還有羞辱,指控配偶和同性第三者偷歡,如果不是騙婚就是故意羞辱自己比不上一個同性戀,內心受到的打擊比起一般的抓姦元配更加嚴重。

要是我沒有忍耐很久的話,其實我也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的

就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他每天都有說不完的電話呢?手機真的有這麼的重要嗎? 每天都拿著手機不放, 對方到底是誰, 把他看得比我還要重要嗎?現在我真的受不了了,想要對他手機監聽了,因為我覺得這種事情要是不做的話,我要是被他背叛的話,我就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了,這樣子的話我會非常的可憐。我也不想要對他進行這樣子的動作,因為我覺得,要是做出這樣的事情,他一定會很生氣的,所以我就不敢讓他知道,我想要秘密的進行,希望這件事情,真的能夠讓我找出事情的真相,他每天拿著手機不放,就把手機當成是他生命的一部分,把對方看得那麼重要,好像漏接他的電話不行,這個現象讓我真的覺得非常的可疑。所以這件事情,我請徵信社秘密幫我做,因為要是我自己去做的話,我一定很快就會露餡,那這時候,要是露餡的話,我自己又不會說謊,我要是說謊的話,自己就會結巴,所以我就想說直接叫徵信社幫忙我就好了,這樣就不用這麼麻煩了。我只想要知道一個結果,監聽這種事情,應該可以直接請徵信社幫我監聽吧,等到有一個答案出來的話,我在聽結果就好了。要是我沒有忍耐很久的話,其實我也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的,對於這這種事情,我也覺得很無奈,誰想要做這種沒有辦法露出水面的事情呢?做這種事情,就只能夠偵探底子的人才能夠做,我不是一個偵探,所以我就只能夠當平民百姓,所以我只要花錢找徵信社幫我就好了,我只要知道一個結果,對方到底是誰,對他來說有多麼的重要?他們所說的內容,到底的是什麼呢?

我就是覺得他講手機真的講得太誇張了,所以我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

想要對他進行手機監聽,不曉得這件事情我做了之後到底合不合宜?當然這種事情我已經想過很多天了,但是不做的話,我就覺得很對不起自己。因為我總覺得,自己要是沒有得到一個答案的話,自己就會非常的痛苦,誰想要做這種痛苦的事情呢?當然我就不想要了,因為這個可是會影響到自己的身體。所以後來我就想很多天了,我還是對他進行手機監聽好了,要是有監聽的話,我就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背叛我了,這件事情,我真是非常的害怕,害怕真的他會對我這麼做,因為我就是覺得他講手機真的講得太誇張了,所以我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,不然誰會想要做這種事情呢?做這種事情,難道不怕對方跟我們的感情會起了裂痕嗎?當然會怕了!但是我又不能夠放任這件事情不管,因為我就是害怕這件事情真的要是我想的一樣怎麼的糟糕的話,那我豈不是白白的就被人家給背叛的,自己還不了解。所以這種事情,我當然就不能讓它發生了,被人家背叛的事情,是多麼可憐的一件事情,我不想要成為其中的一位,我想要任何的事情,我都要有明明白白的真相,我最想要對方對我是誠實的,事情是沒有背叛的,就算他不跟我說,我也能夠全心全意的相信他。但是現在他所做的事情就是讓我完全不能夠相信,所以做這件事情,是我千般的不願意,我真心的希望這件事情是唯一的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,要是這件事情能夠真的讓我知道真相的話,那麼時好時壞,我都會全然地去接受,當然處理的方法也就會不同了,真心的希望,對方對我是完全沒有背叛的。